新民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

三大阵营暗战手机支付市场规模或超百亿元

来源: 作者: 2019-05-13 09:33:24

●中国移动:推出“钱包”,用户配RFID-SIM卡,可在商场POS机上“刷”购物

●中国联通:用户内置NFC芯片,可在上海“刷”乘坐公共交通

●中国电信:用户内置NFC芯片,可在上海50多家指定商户内购物

●银行:招行、兴业、浦发、光大、农行、交行等均推出银行业务

●支付宝:推出客户端软件,支持交费、消费、转账等功能

中国移动3月11日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广东移动将认购浦发银行以私募方式发行的22.08亿A股新股。以18.03元人民币的发行价计算,中国移动需斥资398亿元。

这一交易尚需监管机构批准。一旦交易完成,中国移动将持有浦发银行20%的股份,成为浦发银行第二大股东。

入股浦发银行,中移动不单为了追求账面盈利,更重要的目标是支付市场。随着这笔巨额交易的公开,有关支付业务的多方暗战也渐趋白热化。“参战方”除了各家移动运营商、多家银行,还有互联第三方支付平台。

支付离不开银行

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表示,移动电子商务的发展需要金融系统的支持,中移动没有相关的金融手段和权限。

支付,即运营商为用户开设一个账户,用户可通过该账户进行购物和消费,可实现银行卡、公交卡、购物卡等功能。支付的目的是,日常消费均可通过刷解决,不带钱包即可出行。

这种对于中国消费者相对陌生的方式,国际上的发展已颇具规模。《福布斯》杂志的调查称,2008年日本支付用户为4900万,占总人口的38.5%,支付市场规模达到47.3亿元人民币,占移动互联产业总收入的11%。

要实现支付,离不开银行的介入。中国移动入股浦发银行的消息公开时,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表示,移动不会再增加股份,也不会谋求控股地位,不会参与浦发银行的日常运营管理,入股浦发的主要目的是支付市场。

“移动电子商务的发展需要金融系统的支持,中移动没有相关的金融手段和权限。”王建宙这样表述入股浦发的初衷。

据他介绍,在与多家商业银行合作,在重庆、湖南、广州和上海试点后,中移动发现必须要与一家银行进行战略合作才能有效地实现支付。“因为进行小额的支付目前是可以的优化推广公司
,但是代理银行的转账和汇款等业务必须有银行强有力的支撑。”

中国移动支付利用的RFID射频识别技术,也是物联推广普及的技术枢纽。移动称,支付将是个将物联和移动互联融合而成熟的商业模式。其入股浦发银行也被市场解读为物联进一步发展的标志性事件。

市场规模或超百亿元

研究报告称,小额支付利虽薄,但交易量占比接近80%,中移动拥有明显的边际成本优势。

与银行联姻,中移动并不是吃螃蟹者。公开报道显示,在支付比较成功的国家,如日、韩等国普遍采用的都是运营商与银行合作的模式。

由于日、韩政府对于运营商涉足结算支付等金融领域采取了较为宽松的管制,移动运营商与银行形成一种战略联盟关系,合作控制整条产业链网络营销公司

日本的电信运营商NTTDoCoMo,2005年80亿日元收购三井住友卡34%的股权。2006年NTTDoCoMo又注资瑞穗金融集团下的UCcard公司,收购其18%的股权。韩国的SK电讯也是通过跟本国商业银行入股实现了支付的推广。

申银万国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中移动入股浦发,的目的不仅是财务投资而是为了打通支付业务的制度屏障。小额支付利虽薄,但交易量占比接近80%,中移动拥有明显的边际成本优势,依靠自身5.2亿用户基础和1000多亿元的年利润,有动力也有实力打造其独立的支付体系,从而引领产业发展。

中移动也把由支付带来的数据业务蓝海看做是百亿级的收入规模。在谈及支付业务的市场前景时,王建宙表示,“现在计划创造更多的100亿元的业务。”

三大阵营抢夺“刷”

潜在的巨大商机引来了银行、移动运营商、互联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争夺,三大阵营推出有着各自特色的服务模式。

尽管运营商和银行对支付带来的商业前景都非常看好,但一个产业发展初期,仍会受到产业无序竞争、标准不统一乃至政策监管风险等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困扰。

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蓝皮书》显示,2009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年度交易规模已接近6000亿元。

潜在的巨大商机引来了银行、移动运营商、互联第三方支付平台三大阵营的群雄逐鹿。目前,三大阵营在支付市场上都已形成了一些有着各自特色的服务模式,三方既有竞争也有合作,关系较为复杂。

移动运营商主推“钱包”模式,允许用户以预存的话费消费,能方便地买车票、电影票、景点门票等,但其消费额受限于用户“话费总额”,目前并不适合用于支付大额消费。

今年春节前,北京移动在物美旗下300多家门店中实现刷购物。客户只要在营业厅更换钱包专用的RFID-SIM卡(射频标签),无需更换号码,即可用在商场POS机上“刷”消费。

上海移动开通的“世博通”钱包功能,可在上海刷坐轨道交通、购买世博会门票、在世博园购物等。

中国联通则选择了上海的公交系统作为突破口,用户只要购买内置NFC(近距离通讯)芯片的联通。这种内置了公交卡账户,在上海可“刷”乘公交车、地铁和出租车。

中国电信的支付业务也是采用NFC技术,目前已在上海试点,用户只需“刷”即可在南京路上50多家指定商户内消费购物。

上周年报业绩说明会上,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均表示,没有像移动那样入股银行的打算,但今年在支付上会加大力度。电信称,支付业务今年将扩展到18个省市。

“银行”对抗运营商

各大银行推出银行业务,产生的数据流量费用由移动运营商收取;账户业务费用由银行收取。

与“钱包”不同,银行主推的是“银行”模式,实质是金融机构与移动运营商合作,将用户的号码和银行卡号等支付账号绑定,通过短信、WAP上等移动通信技术传递支付账号等交易信息。

目前,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等均已推出银行业务。银行模式产生的数据流量费用由移动运营商收取;账户业务费用由银行收取。

至于互联第三方支付平台,则主要是借助的移动上功能实现随时随地的无线支付,例如支付宝推出的客户端软件,这种通过第三方构筑的转接平台,具有查询、交费、消费、转账等主要业务项目。

支付宝副总裁邱昌恒日前透露,截至目前,通过支付宝支付的日均交易数已超过十万笔。

运营商与银行争主导权

央行官员表示,不可能授权非金融企业直接从事电子支付业务。

做大支付这块“蛋糕”,移动运营商与银行之间既有竞争,又有合作。业内认为,随着中国移动巨资入股浦发银行,支付市场相关各方的暗战将逐渐转向台面,战况也会愈发激烈。

中国移动入股浦发行时,公开宣称将在现有的“钱包”小额支付的基础上,以为载体,进行转账、大额交易及汇款等业务。

介入大额交易的做法,无疑会对其他商业银行造成冲击,因为大额支付结算被银行视为特权领域。

早在2000年前后,国内运营商、银行都开始推行支付业务。银行有大额支付结算的特权,运营商有庞大的用户,但多年来双方合作推进艰难。

据中国移动内部人士透露,移动支付业务已宣传推广了很久,却一直没能实质的启动这个市场,问题就在于银行对此积极性不高。垄断金融资源的银行不希望以运营商为主体经营支付业务。

央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欧阳卫民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获得电子支付许可的机构,其性质必须是支付组织,不可能授权非金融企业直接从事支付业务,这里存在法律问题。

标准与安全是发展瓶颈

专业人士称,现行的大多不具备较高的安全保密性,且支付标准不统一会影响市场发展。

与所有的支付业务相同,安全问题也是影响移动支付业务成功开展的关键因素之一。

“现行的大多不具备较高的安全保密性,使用过程中信息很容易泄露。比如目前大多数因受SIM卡容量的限制,所发送的信息全部为明码,本身没有加密功能,号码及密码等很容易被破译。”一位运营商内部从事支付研发的工程师表示。

电信业分析师付亮表示,金融系统对支付业务的支撑标准和运营商也不太一致,没有统一标准的问题,虽然在移动支付业务发展的初期没有明显体现出来,但终将随着移动支付业务的发展日益突出。

若要实现移动的RFID-SIM支付方式,就需要银行对POS机进行改造,但银行不会愿意为这么大额的开支买单。

从移动内部获悉,移动为了在超市推广钱包这样的近距离支付,除了更换新的SIM卡,还需要向商户推广专门的POS机。以一台POS机3000元计算,移动实现大范围的覆盖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

另外,各运营商之间的支付标准也不统一,若推广支付,每个运营商均需要对遍及全国的商户刷卡终端进行改造,这不仅需要投入巨额成本和时间,还涉及重复建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