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青岛工匠李先杰钢筋绑不好人命关天林

2019-01-13 02:13:30

  青岛工匠李先杰:钢筋绑不好,人命关天

  日前在西安举办的中国技能大赛全国住房城乡建设行业陕建杯职业技能竞赛中,来自青岛建安集团的钢筋工李先杰获得了钢筋工职工组名。他也由此成为青岛在中国技能大赛上获得的建筑工人,晋身全国钢筋工行列。

  一定要把活儿干到

  39岁的李先杰是胶州市胶莱镇人,五大三粗,嗓门也高,常年户外作业,皮肤黝黑,典型的山东大汉。

  19岁就干了钢筋工,算起来有20年了。1996年,中专毕业的李先杰来到建筑队成为了一名钢筋工人。此前,李先杰从未接受过正规的钢筋技术方面的训练,可家里巨大的经济压力却让他有着一股子要把活儿干到的决心,老父亲种地没几个钱,弟弟还要上学,全家上下就指着我卖力气了。

  新手上路,要的就是眼勤、嘴勤、手勤、脑勤,李先杰占全了。一天24个小时,一周七天,他有一半的时间蹲在工地上,不停地看,不停地问,应有收藏泪水的玻璃瓶不停地绑,不停地想。绑钢筋是个细致活儿,精细操作时需要工人徒手作业。老师傅手上都长满了老茧,小刮小蹭不破皮。年轻的李先杰可不行,几乎每天手上都带伤,有时还出血,他硬是简单一包扎,带伤作业。没多久他的业务水平就和老师傅们并驾齐驱了。

  白天绑钢筋,晚上学文化。我是学电焊的,干钢筋工是外行,不抓紧时间学点儿专业知识,很难有大提升。李先杰参加了工地设立的流动课堂,《钢筋工》《混凝土施工验收规范》《建筑结构》《建筑施工技术》几本专业书籍一两个月就被他翻毛下水道疏通机了边,写满了页。晚上,回到宿舍,工友们早早地休息了。可李先杰一学就到半夜。因为总开着灯,一些工友还颇有微词,背后嘀咕他一个出大力的钢筋工,也不知道图啥。

  一年箍筋、两年下料、三年翻样,到了2000年前后,23岁的李先杰已经成长为全能钢筋工,门门清,样样通。

  他的钢筋下料更是一绝,他能将下脚料控制在1%以内,仅为寻常工人的1/3、1/4,乃至1/6。可不要小看这1%。如果一个工程用上3000吨钢筋,1%的下脚料比起6%的下脚料足足可以省出150吨钢筋,那就是30多万元。

  钢筋绑不好,人命关天

  做一个合格的钢筋工重要的是什么?认真的态度,对质量认死理儿的追求。李先杰这样回答。

  钢筋是个隐蔽项目,被混凝土包在里面,不是一眼能看见,这时工人的质量意识就显得尤为重要,所以才要认死理儿。李先杰告诉,他的质量意识是跟高铁学的。那是2011年,李先杰承接了一项为中车高铁车轮测试设备建设基座的工程。因为新建基座和已有基座相邻,经常是建筑工人绑钢筋和高铁生产者测试车轮同步进行。

  可能是施工现场嘈杂,一天,一个白白净净戴着眼镜的小伙子找到李先杰,要他和工友们工作的时候小点声,别影响车轮测试。李先杰颇有些不服气,各人干各人的,你凭什么让我们小声?

所能做的

  车轮测试不准,我就是犯罪,你们也有!小伙子一句话让李先杰晕了头:质量不过关有错不假,怎么会犯罪?大概是看出了他眼中的疑惑,小伙子又补充了一句,高铁速度那么快,车轮质量不好就会出事故,出了事故就会有人伤亡,车轮由我来测试,你说我是不是有罪,你们是不是有?

  这句话把李先杰说得心服口服,我当时就惊着了,怪不得中国高铁短短几年就做到了世界,随便一个工人都有这种质量意识,不厉害才怪呢。我们钢筋工又何尝不是这样,钢筋绑不好,碰上地震塌方楼就很可能塌,那更是人命关天啊!

  从此,李先杰更加严谨地追求施工质量。具体的做法就是慢工法。

  所谓慢工法就是不一味求快,而是有意东风吸污车识地放慢节奏,保证钢筋绑扎一步到位。很多钢筋工以钢筋绑扎速度快为光荣,绑的时候飞快,绑完了豆腐皮机厂家再掉过头来检查。我认为这是不可取的,那么多绑扎点,标准都以毫米计算,检查是检查不过来的。因此,他在钢筋绑扎中,有意识放慢节奏,确保一次成型,绑完了确认一遍就交工,以可靠的慢打赢不确定的快。

  夺冠必杀技:卷尺+画笔

  早在2008年,李先杰就在山东省建筑行业职业技能大赛上获一等奖,成为山东省技术能手,次年获评山东省建筑行业首席技师。今年6月他听说全国住房城乡建设行业职业技能竞赛即将举行的消息时,他又按捺不住了。

  我再厉害也只是个山东省的首席技师,现在有机会去和全国的钢筋工过过招,心里还是挺期待的。可是他的心里也有顾虑,一方面近几年的经历主要在翻样上,下料绑扎实际操作做的相对较少,而且已近不惑之年,体力比不过那些三十二三岁正当年的同行们。

  决赛在9月24日上午打响,下料、绑扎共计四个小时。

  按照李先杰的计划,两项工作各分配两个小时,整个过程应该从容不迫。可是当他摸到钢筋时,心道一声坏了!

  不知是地域差异,还是组委会刻意提高难度,比赛提供的钢筋很有些不同,直径6毫米稍微细了一些,而直径8毫米的钢筋稍微粗了一些,两种钢筋的弯曲度也都大了不少。

  钢筋不直不行,可要把钢筋捋直了太费时间,该怎么抉择?周边的参赛者已经开始下料了,都是不理弯曲度直接加工,想在绑扎时再调整。这反而让李先杰下定决心先处理钢筋。

  技能竞赛等同于实际施工,在实际施工时,钢筋不直是不能下料的,况且技能竞赛拼的就是细节,先处理钢筋就是对细节的把握。想到这,李先杰拿起钢筋一根根捋了起来。钢筋硬

青岛工匠李先杰钢筋绑不好人命关天林

,李先杰的手指头更硬。整整半个小时,别的参赛者已经开始制作构件了,他还在捋直钢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忙得满头大汗。

  钢筋调直了,他赶紧制作构件。直径6毫米的钢筋细,制作构件时往里窝得大一点,直径8毫米的钢筋粗,制作构件时往里窝得小一点,多年练就的过人手感和一把专门采购的卷尺帮助他在两个小时里做完60多个构件。

  这把卷尺是我选拔前花40多块钱买的,前面的头儿有弹簧,对比赛用的钢筋是一种很好的矫正。赛前我还跑了好几个地方买到了一种白色画笔,笔尖只有一两毫米粗,在钢筋上标定位置比常用的粉笔要准确得多。的结果证明,这两件利器起了关键作用。

  绑扎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了。可靠的慢永远好过不确定的快,他不紧不慢,量距离,标位置,绑钢筋,一切都有条不紊。,在离比赛结束仅剩5分钟的时候,他终于绑扎完一个构件。

  出考场的时候我很有信心,自己的活儿心里有数。不是现在拿了吹牛,当时我就想,要是进不了前三名,这事就邪了!李先杰自信地说。

周口mf加盟
牧童游乐
长江色浆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