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育儿

城隍庙弃商从文曲正浓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0:24:07

城隍庙“弃商从文”曲正浓

今年从正月初三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家住省城合肥城隍庙附近的陶大妈乐坏了:在城隍庙大院里,天天都有人在唱戏,陶大妈几乎场场不落地看了个过瘾。据组织演出的合肥市文化馆馆长刘浩介绍,这样的演出在过去一年里一共演了30多场,有四五万人次的观众前来观看,城隍庙大院真正成了群众文化的一个好场所。这些令人可喜的变化源于去年初的一项措施:城隍庙“弃商从文”。

“前世今生”说老庙

据载,位于合肥市霍邱路上的这座城隍庙建于北宋皇祐三年(公元1051年),至清代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太平军攻打合肥时毁于战火。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地方官筹款重建大殿三间,官厅三间,门头一座,后因经费缺乏中途停工。数年之后,才由李鸿章三弟李鹤章出面募捐,于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修建完工。之后的百年间,合肥城隍庙曾被机关、企业占用;庙里的塑像、对联、器物等或毁或散失,格局也遭变动。上世纪80年代初,城隍庙得到修复,格局保存至今。

修复之后,合肥市文化馆搬进城隍庙的二进大院。据刘浩回忆,从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市文化馆借助城隍庙这一独富文化内涵的地方,成功举办很多为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活动,如演出、展览等等。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城隍庙也受到冲击,庙里80%以上的面积都租给各类小商品经营户,这时的城隍庙别说再搞什么演出,在周末生意好时人潮涌动,“人多得不得了,买东西都是挤来挤去的。”一位常年在庙前经营服装的老板回忆说。

2007年4月,这一切有了改变。当年4月23日,合肥市委宣传部、合肥市文广局联合向市文化馆下文,要求文化馆恢复城隍庙群众文化活动的社会功能。随后,管理部门规定从2008年元月1日起,城隍庙大院里停止一切经营活动。经多方协调和处理,至去年3月17日,在该处经营的66个商户、101个门面和摊位全部撤离城隍庙大院,

从那时直到如今,有着悠久历史的城隍庙总算是恢复了自己的“文化真身”。

周末演出受热捧

自从不再被当作经营性场所之后,城隍庙大院内恢复了上世纪80年代的热闹,院里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花戏楼上锣鼓重新响起来,《送花楼会》、《游上林》、《秋海棠》、《休丁香》、《女驸马》等一出出精彩的越剧、庐剧和黄梅戏演出不仅吸引周围的市民前来观看,一些周边县市的戏迷也会闻名而来观看。不仅如此,庙里大殿还作为展览馆,定期举办美术、字画或民俗工艺品展,供群众免费参观。

从商户全部撤离城隍庙之后,市文化馆就定期在花戏楼上进行周末演出,只要天气许可,每周六下午都会有一些戏剧票友上台为群众唱戏:这既为戏剧票友们提供了一个切磋艺术的机会,也给爱看戏的群众带来美好的视听享受,是一件“双赢”的好事。据介绍,随着政府对发展文化事业经费投入的逐年增加,城隍庙正在进行有条不紊的重建工作,目标是定位成旅游点及展示本地特色民间文化的“窗口”。如今,在大院西侧面积达150平方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厅”已进入装修扫尾阶段;大院东边二楼可容纳130多位观众的室内小剧场灯光已布置到位,即可使用;同在二楼开设的练功房也已布置妥当,为即将挂牌的“合肥市文化馆业余艺术学校”提供了场地保证。

“文化绿洲”盼合作

早在去年初合肥城隍庙“弃商从文”之时,就有不少声音表达了对城隍庙“从文”的欣喜,有人称她是一块被围在商品市场内的“文化绿洲”,对如何耕耘好这块“绿洲”,不少人在上献计献策。他们认为,南京夫子庙、上海城隍庙集合文化、旅游、休闲及夜市功能为一体,已成为当地一张颇为响亮的“名片”,合肥城隍庙既已“从文”,能否也能如它们那样发展起来呢?

对此,相关人士表示有难度。据城隍庙市场管理者介绍,城隍庙一到晚上既不“亮”又不“响”,和南京夫子庙、上海城隍庙不能比。不亮,和这里仓储、防火的需求有关;不响,则受制于晚上的人气冷落。与南京和上海的城隍庙相比,合肥城隍庙首先在面积上就远远不及它们,而要以老城隍庙为轴心,拓宽成为一个大型庙会,显然非一个部门力量所能及,可能需要市里统筹进行。

尽管有难度,但城隍庙自从“弃商从文”之后,也正在努力朝着大庙会方向发展。据合肥市文化馆介绍,去年夏天,他们曾借鉴其它城隍庙的发展经验,特地在院内外布置红灯笼,专门在晚上组织了几场演出,虽然由于天气和人气的原因,观众不是很多,但毕竟也是一种新的尝试,为城隍庙未来更好的发展积累了经验。可见,合肥城隍庙要想发展成像南京夫子庙那样的大型庙会,还需要周边一系列文化场所的配合才行,这些都是要多方联手、共同研究的问题。

三轮洒水车
代写投标文件
银行卡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