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

忠县金鸡镇数千村民为村主任送行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1:51:48

忠县金鸡镇数千村民为村主任送行

三峡传媒讯(三峡都市报 王 斌 张中文 通讯员 李 杨) 3月7日,忠县金鸡镇全体负责人、机关干部和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及群众数千人齐聚,哭泣着为一个名叫陈廷树的逝者送行。

陈廷树,54岁,共产党员,生前系黄龙村村委会主任。

生命尽头仍在奔忙

2月26日早上7点,陈廷树起床后来不及吃早饭,就匆忙赶到村党支部书记张永伦家里,说村里的公路有一处垮了,应该找个人修补一下。8点多钟,张永伦和陈廷树一起骑着摩托车来到公路垮塌处,落实施工人员补修。10点钟,张永伦因事回村办公室。陈廷树则独自下到沟里,去找大片石补修那处垮塌公路。

10点半,天气突变,电闪雷鸣,大雨如注,还夹杂着蚕豆大小的冰雹,铺天盖地,一直延续到中午12点才停息。

12点半,浑身是水、直打哆嗦的陈廷树回到了村办公室,大伙儿都劝他赶快回家换衣服,可陈廷树说:“下午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村民的‘一事一议’款还有些没有收呢,晚上再回去换了。”陈廷树继续忙活,收取了8166.1元“一事一议”款。晚上8点多,陈廷树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换了衣服就开始把当天收的“一事一议”款入账。

深夜11点多,村文书陶于成家的骤然响起:“是老陶吗,我是陈廷树啊,我胸口痛得遭不住了,你去卫生院喊个医生来给我弄点药……”

陶于成和卫生院院长陈建安赶到陈廷树家,但见陈廷树穿着秋衣秋裤,顶着被盖,痛得在床上到处乱爬,不时捶打着自己的胸口,额上沁出豆大的汗珠。

“主要原因肯定是太劳累,加上26日受了风寒。”陈建安当即判断。打针、吃药,仍然没有止住疼痛。陶于成心慌了,赶紧叫来长安车司机,想把陈廷树送到马灌去。可陈廷树艰难地做出手势,表示可以等一会,看药是否起效。就在这个时候,支部书记张永伦赶来了,陈廷树吃力地想说点什么,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

2月27日凌晨零时许,陈廷树静静地离开了他还没有满月的小孙子,离开了他牵肠挂肚的乡亲们,离开了他80岁的老父亲和相濡以沫的妻子。

带领村民修水池

“我们处在一个山包包上,没有河,没有塘,遇到干旱10天左右,就要到外村去找水。”5组村民陈忠学哽咽着说,“挑一担水走个来回,至少得花两个多小时。每年腊月三十的上午惟一要做的活儿,就是找几担水回来过年。”饮水难一直是黄龙村群众心中的一处苦痛。

人们不会忘记,2003年冬天,陈廷树带着村干部们开始谋划修建人畜饮水池。召开群众大会、勘测、设计,陈廷树样样不放手。2004年,一口容积为2400多立方米的蓄水池在该村5组建好,全组群众用上了自来水。祖祖辈辈挑水吃的村民,从此也过上了“龙头一旋,活水自来”的舒心日子。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挑水了,以前挑一担水也要走个多小时。”4组68岁的村民彭正兴老人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我没有想到自己都快入土的人了,还能吃上自来水,这都是陈主任和村干部们做的好事啊!”

如今,黄龙村已经修建了大小饮水池34口,容积为5000立方米,小容积也有150立方米,到2005年底,全村90%以上的农户都喝上了自来水。

解决没水喝,只是步,陈廷树更想让村民喝上洁净水,从金鸡山上猴耳洞引来的山泉也流进了村民的心田。

修路架桥为民忙

黄龙村沟壑纵横,尤其是居住在油坊沟(小地名)的村民出行更是极为不便,买肥料、卖粮食、卖头肥猪从来都是肩挑背驮。“在猪圈门垭口(小地名)的寡岩处,多次发生摔死猪、牛的事情,上世纪90年代,还发生过摔死人的惨剧。”村民肖必金说。

群众的苦处,陈廷树都了如指掌,寝食难安。“一定要把公路修通!”陈廷树不止一次地向乡亲们承诺。

说干就干。在修建4组的公路时,要经过一个叫做“鸡公嘴”的地方,这是一处近40米高的悬崖。修路前,就有人放出话来,说陈廷树要是把“鸡公嘴”打通了,自己就去放鞭炮。2003年冬天,陈廷树带领农闲的乡亲们干起来了,40米高的悬崖,5米宽的路面,仅仅是炸掉的石方就有上万立方米。修鸡公嘴那段路时,陈廷树每天至少要到工地检查3次以上。

从2002年以来,该村整修道路5.3公里,新修道路18.75公里,每个村民小组都通了公路,70%以上的院子和住户能够把肥料等生产物资拉到家门口。“路修通了,我家种植的黄金梨也能拉出去卖了。”5组村民张文玉泪水涟涟,“可惜陈主任再也看不到了……”

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
一方大厅牛牛金花房卡充值
十二生肖运程

相关推荐